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 A+
所属分类:其他
摘要

在这场世界历史上最为壮观的经济繁荣之下,劳动年龄男性却连活着都成问题。 这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来自中国。 华尔街日报2017 《为什么中国男人正在走向死亡》 尽管作为笔者的我是女性,但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在这场世界历史上最为壮观的经济繁荣之下,劳动年龄男性却连“活着”都成问题。

这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来自中国。

——华尔街日报2017

《为什么中国男人正在走向死亡》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尽管作为笔者的我是女性,但自出生起,依然能够听到各种关于“大男人”的文化讲究。

小男生挨打了,父母会说:“男子汉不许哭。”

父亲在外工作不顺,颓废丧气,母亲会说:“你可不能倒下,你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听到这话,父亲就不再多言,只是埋头吃饭。年幼稚时我并不能理解,只觉得他是懒得听母亲唠叨。

直到2017年的3月,父亲在睡梦中,在母亲的身边一点点失去意识,静谧一夜溘然离世;

直到“华尔街日报”里引出了截止至2013年这10年间,41-60岁中国男性的死亡率增长了12%的数据。

我才意识到他这些年无声的坚持:“我怎么敢倒下,我的身后空无一人。”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人都说父爱如山,我们可以依山傍水去追梦,去成长。

可是山的依靠在哪儿呢?

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儿子,一个员工,一个顶梁柱,一个男人...

如挑山工一般的他,原来早就很累了,但不得不和中国所有40岁的男人一样,继续,坚持。

面对压力,男人无法像女人那样唠唠叨叨去分散,也不能轻易哭泣去宣泄。

唯有沉默,唯有继续负重前行。

在中国式顶天立地男子汉文化下,等待男性的注定只能是枕戈饮胆,半生戎马,无暇共话桑麻。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图中这个人,是同公司编辑部的文案

93年生,25岁,笔名小丑

在办公室,他老念叨一句毒鸡汤:

努力不一定成功,不努力一定很舒服。

听起来很丧,但终究是一句调侃,因为他知道不努力只会更惨。

成稿前,我问他:“这个年纪,让你压力大的事情多吗?”

他噗嗤一下,就笑了。

“要说我自己,压力的事太多了。可我才25岁,多么阳光明媚的年纪,总不能天天嚷嚷着:哎哟,人间不值得吧!”

接着,他又轻轻叹了口气:“我不喜欢这样,心理上不允许,经济上也不答应。”

于是我们聊到了他的家庭:

小丑:

我爸妈在我22岁的时候生了二胎。

至于为什么生,我也懒的琢磨了。当时没觉得啥,直到基友毒舌一句:

“以后你要把你弟当儿子养啊…”

这时我才幡然醒悟,再过十年我爸妈就60了,弟弟我不养,谁养?

我是农村人,父母在县城开个小餐馆,凌晨三点就要起床开火,日复一日。

挣个二三百也是挺辛苦的,但我知道他们尽力了。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小丑父母在四川隆昌县里的早餐铺子

我总是安慰自己,再过10年如果我连我弟都养不起,也挺失败的吧。

所以我必须好好工作,但未来又有谁知道呢?

接着,我们又聊了聊收入和花销:

去年集全家之力东拼西凑,在成都首付了一套公寓,实际就30平的样子。

只因为我算了一笔账:

在外租房1000多一个月,我还房贷也是1000多。

我还上十年,房子就是我的了,总不算赔本买卖。

最近在装修,简直忙到炸裂,哪里都要操心,花钱如流水,如瀑布,如海啸。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部分装修账单记录

我也没搞啥奇特奢华的装饰,就已经花了四万,距离收尾还得再添一两万。

有人可能会说,你按照出租房那样整,准便宜。

可我不想将就呀,这是我的第一个小破房,起码得像个样吧。

现在信用卡欠了四五万,首付的钱很大一部分也是借的,装修加起来负债个二十来万。

每天起床第一句:我要赚钱。

也没啥好抱怨的,成年人的生活本来就没有简单二个字。

很多人可能过着比我还惨的生活,被房东涨租赶出去啥的。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大概说的就是我吧。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人总要有希望,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我还琢磨着以后还要带父母出国旅游呢?

说到这里,小丑他又笑了。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如果说前文的“小丑”代表了一部分出身农村家庭的90后,那接下来这位88年的大叔,则是当下80后男人的缩影。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8年9月

这个1988年出生的大叔,在当天度过了他30岁的生日。

他手中的音响,是编辑部同事众筹给他买的,有点寒酸,毕竟大家都不太富裕。

去年,他和她的藏族老婆结了婚,他说藏族老丈人特别好,没有收他彩礼钱,只要他对媳妇好就行。

大叔平时烟瘾很大。

写稿子,抽;郁闷,抽;聊老板八卦,抽;饭后,抽;事后,抽...

我说:你能不能先别抽烟了?

他说这16块一包的格调,是他现在唯一能消费的起的减压药。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大叔电脑边塞满了“生活压力”的烟缸

当年周华健李宗盛及品冠合作的《最近比较烦》这首歌,大约是他目前的真实写照。

最近比较烦周华健 - 有故事的人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

总觉得钞票一天比一天难赚/

太太买了八千块的耳环/

大叔最大的压力莫过于来自经济压力。

每个月刚发工资,还完水电气,房贷,车贷,信用卡,就开始提示余额不足了。

30岁的年纪,害怕失业,害怕父母得病,害怕人情开支...

12月大叔阑尾炎开了刀,即便是这么一个小手术,也花去了一两万。

躺了还不到一周,拆了管子马不停蹄赶来上班。

同事说怎么不再躺躺修养两天,他说自己躺不起了。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以前二十来岁的时候,大叔也是个鲜衣怒马折扇飘飘的少年。

手机被游戏填满,被聊天软件填满。

现如今三十而立,手机被各种银行贷款APP填满。

想要个孩子,但就当下“房奴/卡奴”的身份,让他和老婆根本不敢生!

前两天成都下雪,天寒地冻,我和大叔蹲在湿漉漉的石板地上抽烟。

烟星子一闪一闪,忽明忽暗,他说:

虽然在这个城市里打拼了多年,终于有了自己的小窝,不用看房东脸色,不用再搬来搬去...

但材米油盐的压力,仍旧在成倍增长。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尤其对于已婚男人来说,不仅要养活自己和妻子,还要照顾到两个家庭的父母。

没办法,作为丈夫作为男人,我必须咬紧牙关,将生活赋予给你的压力,一直扛下去,直到死去!

说完他把烟一掐,烟屁股被弹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我手里的烟火却被淅淅沥沥的雪渣滓熄灭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想起了离世的父亲。

这些个男人们啊,你们真的太累了。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张爱玲在她的小说中曾写到:

“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们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

事实上,这种孤独正在低龄化,时至2019的今天,大部分正应当追逐理想的25岁少年,已经被迫提前开始抗压。

作为女生我尚且可以在事业和家庭中间有选择的余地,而男性却连选的权利都没有。

恋爱婚姻,事业生活,一房一车已经成为当代男性的标配。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曾经看过一篇文献,其中提到:

一组网友街拍到马路上的中国女人一个个婀娜多姿,袅袅婷婷,身边的男人大部分却不修边幅啤酒肚外加秃顶。

众人纷纷开始议论:为什么中国男人在外形上普遍配不上中国女人?

结合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以及前文20-40岁三段不同中国男性的生命历程,答案其实很明显:

他们连生存健康都成了问题,哪儿还顾得上形象?

再比如相亲市场上,一个女生贴出如下启示:

本人女,91年,身高偏矮

素颜7分,皮肤白,城市户口,本科

金融行业,独生,家有厂,父母健全家庭和睦

个人名下房产总值400万,座驾百万

不可套现持股估值千万

三观正,不作,性格开朗

找对象的要求:

男,长相7分及以上

本地户口,家庭结构简单

收入无负债即可,三观正素质硬

无不良嗜好,器大活好

是不是觉得有点怪怪的,那把男女性别调换过来,我们再看看?

本人男,91年,身高偏矮...

好了你不用说了,下一个。

这就是目前婚恋市场上普遍女性对男性的要求: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而大部分人对女性的要求却只有: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更糟糕的是,在市场经济下,唯利是图的商人也跟着凑热闹,让几乎99%的男性患上了“过节就想头大”的病症。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每个月都有一个节:

元旦/情人节/妇女节/清明/五一/端午/七夕/纪念日/国庆/双十一/双十二/圣诞/元旦...

送礼物从以前的玫瑰花,变成了YSL/Dior/GUCCI,价格从人均100变成了1000起步,上不封顶...

商人的资本体系物化了女性的消费观,还要甩锅给男人:你不买,就等于不爱。

然而绝大部分的男性除了在虎扑里抗议之外,身体还是非常实诚的继续满足着物质的要求,没日没夜的工作奔波。

当中国男人试图马革裹尸剑吼西风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

OK,田园女权又崛起了。

她们不仅要求男人要有钱,还得有颜,同时还要风趣幽默,落落大方尊重女性。

同时还觉得“我漂亮所以我花你的钱,天经地义”。

除此之外,部分EasyGirl们甚至用要求中国男性即有传统的忠贞又同时保持西方男性的身材和情调,甚至侃侃而谈洋垃圾更耐撕。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图片源自网络

这种女生一般活跃在夜店/女权营销号的评论区/流量小生微博/以及自己的鸡汤朋友圈里。

她们的核心宗旨:我要享受更多的权利,但我除了负责美貌如花,不行使任何的义务和责任。

一边说男主外女主内,男人赚钱天经地义;一边在洗碗的时候高举“男女平等”的大旗。

一边要求男人必须和吴彦祖一样优质,却没转过头想想自己和吴彦祖之间隔着多少个吴亦凡的距离。

而大部分夜以继日打工的男性,早就在追名逐利抢夺经济资源的路上,彻底丧失了激情和审美的能力;

丢掉了吉他和画笔,丢掉了机车和足球,以及一切他们无暇顾及的与挣钱无关的东西。

譬如陪伴父母的时间,倾听女生的不安,譬如梦想,譬如真正的爱情...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写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天很黑。万家灯火通明,但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却连空气都是冷漠的。

就像曾经有人说:你写这个有什么用呢?什么也改变不了。

于此,我想引用一句电影《熔炉》里的结束语:

之所以坚持,不是为了改变世界,只为了不让世界改变自己。

80、90后,被钱压垮的两代男人

或许是我的朋友圈子太窄,但身边确实没有几个朋友,真正享受过爱情。

尽管这个社会对于男女的交往或许不太友好,大家看待爱情的态度如同职场上的社交。

一颦一笑都标注好了背后的价码,一言一行都在算计还可压榨的价值。

但我仍旧希望,爱之于你,可以不限于一饭一蔬,可以不是只是肌肤之亲。

即便生活困顿潦倒,但爱依然是你平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是你人生精华年岁里,不老不死的欲望。

在半生戎马归来后,归来仍是那个炙热的少年,手里牵着一位心如18岁的姑娘。

(完)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